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公务员面试成绩 >> 正文

【春秋】为继香火引发的悲剧(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积谷防饥,养儿防老”,是中国人流传了几千年的养老观念。如今随着各种福利、养老保险等措施的推出,观念虽有所改善,但在中国农村依然普遍盛行,一方面源于目前农村养老机制依旧缺失,另一方面农民的收入实在有限,无法自身储备足够的养老资金。对于一部分没生儿子的人来说,招上门女婿是个不得已而为之的补偿之法。

老宋有三个女儿,分别叫做香梅、香兰、香菊,取“梅、兰、菊、竹,四君子”之意。虽说不上倾城倾国、沉鱼落雁,但也个个长的水灵灵,俊俏俏,美伦美换。只可惜三姐妹没有一个能上高中,有些初中都没读完就回家务农了。辜负了当初父母的美好心愿。

一般说来,长女是招上门女婿的首先,妹妹们可以正常嫁出。当然,也有姐姐嫁出,妹妹招婿的,只是所占比例相对小了许多。

大女儿香梅个头不高,体形略胖,看上去更让人觉像冬瓜,身材虽不怎样,但脸庞娇嫩白晰,一双美眸脉脉含情、流盼生辉,很是勾人心魂。一俊遮百丑,有了好的脸蛋,加上时尚的衣着,香梅无疑也称得上是一大美女。加上她生性活泼开朗,观念前卫,追求者自然不少,只可惜众多追求者一听要被招上门去,一个个只好望“梅”兴叹,却步而去。

因为在当地农村,给人当上门女婿是种较为无能的表现,是种较为无奈的下下之选,稍微家境好点的,自以稍微有点能耐的人,一般都不屑为之的。除非女方家家大业大,能吸引一些享受型人才过去,否则大多数真的不咋的。观念害人,很多恋人为此劳燕分飞,很多美丽聪慧的女子被迫招了个情不投意不合的人当夫君,一生的幸福就这样断送在这害人不利己的愚昧的陈规陋习下。

话说香梅初中毕业后在家呆了一年,繁重的农活累得她叫苦连天,再也不想就此下去了。第二年春节过后,便随浩瀚的南下大军去了广东潮州。那里陶瓷厂星罗密布,而作为一名普通陶工无需什么学历、技术,凡是正常人稍作学习一下就会,活儿虽有点苦但工资不错,是农民工的理想去处。因为那点苦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谈不上苦字。

香梅进的陶瓷厂有五、六个年龄相当的老乡,业余时间常在一起,或唱歌或爬山或外出…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有声有色。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多情。一群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整天呆在一起,日久难免生情。

香梅的活泼、美丽引起了一个叫薛平的男孩的注意。

薛平,香梅的邻村人,长得很是帅气,中等身材,体形略显肥胖,跟香梅可谓是相得益彰。平日里话语不多,却也幽默风趣,让人有种不鸣则已,一鸣则惊人的感觉。

香梅的父亲老宋也在潮州,只是相距较远,要转二次公共汽车才能到达。每逢节假日,香梅都要过去看望一下老爸,有时嫌等车转车麻烦,干脆骑自行车过去,一个来小时的路程虽有些苦,但也就权当做减肥运动吧。

薛平是有摩托车的,自从萌生了对香梅的爱意,为了与香梅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主动承担了香梅的运载任务。一来二去,两人互生情愫。终于在一次回归途中,薛平在一家花店门前停下,买了九支鲜艳的红玫瑰向香梅求婚了。

“阿梅!嫁给我吧!我会让你一辈子幸福的!”

“好啊!只是……只是……”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香梅也有点喜欢上薛平了,只是农村家中无子要长女招婿的习俗她是知道的,自己父母暂时虽还开口向自己提及,但这只是时间问题,迟早会说的。

“只是什么呀?”

薛平刚听到香梅说“好啊”,心中一片狂喜,异常兴奋,刚想给她一个狂吻,接着听到香梅“只是…只是…”的含糊推诿,心儿突然凉了半截。短短几秒钟,心情像是过山车,从高处直跌地下。

“只是恐怕我父母不同意。农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我父母命苦,没能生个儿子,自然想让我招个女婿回来,延续宋家的香火……”

香梅说着说着竟然有些哽咽起来,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没事没事,只要你同意,你父母那边我找人说说看,你不是还有妹妹么?让她们招婿不就得了?”

薛平拍拍香梅的香肩安慰道。

看来人都是自私的,什么“己之不欲,勿施于人”恐怕只是天上有,人间无。如今人人都趋利避害,只知自扫门前雪,勿管他人瓦上霜。

事情比想象中容易多了,有点出乎香梅的意料。薛平跟父母谈及自己与香梅的婚事,要求父母托媒人去说说。在媒人巧如弹簧的三寸不烂之舌的游说下,老宋夫妇竟然同意大女儿出嫁,这可是破天荒的事,要知“大的带头,小的学样”,男人不愿当上门女婿,女人其实更不愿呆在家中招婿。夫荣妻贵,自己丈夫打进门开始就无形之中矮了人家一截,自己脸上也无光啊。一旦碰上邻里纠纷,自己丈夫受当其冲,被人直擢脊梁骨,心情是何等悲壮。此例一开,恐怕香兰、香菊也会闹着要嫁出,那可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其实媒人也没怎么狡辩,主要只说了三点:

第一,薛平家境殷实,是附近少有的富裕人家之一,其父亲还是当年的村主任。别把村主任不当成官来看,在农村油水可多了。“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句古话同样适合当今官场,村主任,可是金字招牌,软实力来着。

第二,薛家离宋家不足3公里,走路也不用20分钟,嫁出与招上门几乎区别不大,有事捎个口信,人就来了。

第三,香梅嫁出,后面还有二个女儿,可任选其一招个上门婿。

有此三点,薛平如何优秀孝顺,与香梅的感情是如何深,反而成了次要原因,真是黑白颠倒、喧宾夺主呀。

由于两人年龄均未达到法定结婚岁数,双方只按当地风俗定了一下婚,确定了一下双方关系,再进一步的其它手续、仪式什么的也没敢再做,怕当地计生部门上门找麻烦。

也许人都有这样的一个坏习惯,凡事到手的东西并不看重,却拼命去追求未能得到的。

薛平自从与宋香梅定亲之后,名誉上并不构成夫妻关系,但实际上已行夫妻之实,已经双宿双飞。从最初的激情追求逐渐回归于一般夫妻的平淡。尤其后来迷上了手机上网,只要有一丁点的空闲就上网,晚上几乎都要到凌晨一二点才睡,有时甚至是通宵。香梅自然被他冷落在了一旁。

生性活泼的香梅哪能忍受这寂寞的如死水般的生活?慢慢的也开始在外寻找自己的生活圈子,偶尔的夜归也变得经常起来,各种传闻也开始流传开来。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呀。

花开二枝,各表一枝。暂不说大女儿香梅之事,先说二女儿香兰的一些事。

香兰,长得是婷婷玉立,英姿飒爽,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是三姐妹中长最漂亮的一个,但也是命运最悲惨的一个,正应了“红颜祸水”之说。

既然已决定大女儿嫁出,那招婿上门的事自然落到二女儿香兰的身上。

香兰人虽长的极其标志,但读书实在无法恭维,初中还差半年,老师说读不读无所谓,只要学费交齐了,等着拿毕业证书就是。那时学校对差生都是这样,为了不影响学校的升学率,老师都在做差生的思想工作,能不参加中考就不要去参加,免拖学校的后腿。这话竟然从为人师表的老师口中说出,可见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香兰生性文静柔弱,是大家公认的乖乖女,与大姐香梅的泼辣性格形成鲜明对比,也许正是这种逆来顺受的柔弱个性导致她日后的悲剧。居然读书无望,乘早回家帮忙,为父母减轻一点负担也好。身为农民之后,仍旧做个农民也没什么。

与宋家相距约八公里处有个黄家村,村中有户人家叫黄浦,他老婆刚好是宋家村人,生有二个儿子,分别叫黄灿、黄锋。个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家中又贫穷,老大黄灿如今已二十有七了,婚事还没着落,眼看老二也二十有二了,婚事又该落实了。黄浦夫妇心里头真是急呀。

在当地农村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大凡男女一般在25岁以前结婚,若是超过28岁仍旧单身,你没问题人家都会怀疑你有问题,自身价值将一落千丈,要想再找个好人家那就难罗。

黄浦与老婆一合计,自己两个儿子,不如让一个儿子给人家当上门女婿,一个尽力想办法让他娶个媳妇回来,以续黄家香火。

老宋家要招女婿的事,黄浦是知道的,既然主意已定,决定找个媒人陪自己去宋家探探口风,毕竟自家儿子口碑不咋的,知子莫如父,若是能让大儿子过去,那就阿弥佗佛了,实在不行,小儿子也成。

老宋一家热情接待了黄浦及媒人。黄浦是宋家村姑亲,再熟悉不过了,一番东扯西拉的家常过后,双方心照不宣的步入正题。媒人首先开口道:

“老宋呀,女儿大了,该开始享清福了,田间地头就让她们去弄了,你在家烧烧饭,带带孙子得了。”

“我命可没那么好哦,女大中看不中用,要力气没力气,连个犁耙都提不动,让她耕田,恐怕要饿死哦!”

“招一个小伙子进来不就得了?”

“想是想,可是这年头又几个看得我们这些穷苦人家?”

“老宋你客气了,你这幢二层半的房子如此富丽堂皇,在宋家村可是数一数二,三个女儿个个长得天姿国色,馋的那些小青年个个直流口水……”

“打住打住,恭维的话少说二句。实话跟我说,是否有哪家公子少爷肯屈居草舍啊?”

“哈哈……不愧是老宋,啥事都瞒不过你眼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阿浦?”

“宋哥,犬子不才,不知能否高攀得上你家闺女?”

“大公子还是小公子?”

既是姑亲,两家又相距不远,双方对各自家庭也略有了解。

“大的如何?”

媒人及时试探道。

“大的……恐怕有二十五六了吧?我兰儿今年才十八岁,不行,岁数相差太大了。”

老宋故意把对方岁数说小一二岁,还是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

“他是在逗你,那肯定不行。说我那小的,今年22岁,你看如何?”

黄浦及时圆场,可谓配合默契。

“那还说的过去。若是他肯屈居我家,我们择一吉日让他与兰儿互相见见面,听听他们的意见如何,再作决定,怎么样?”

“好的好的……”

……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也许有人会问,香兰才18岁,还是个孩子,她父亲怎么就答应人家给她提亲了?太不近人情了吧?

其实不然,在当地农村,18岁女孩开始谈婚论嫁的不少,尤其要招上门女婿的,更是占了多数。

不知是人们言情剧看多了,观念改变了,还是现在的人物质生活丰富了,饲料养的鸡、鸭、猪肉吃多了,人也开始早熟起来。女孩子本该十 五六岁才来的月事,如今十一二岁就来了。以前初中生男女同学拉拉手会掀起瀚然大波,如今初中女生做人流的不少,真是今非昔比啊!

尽管香兰对黄锋依稀有点印象,以前曾见过春节期间上他外婆家拜年的黄锋,心里有了坏的打算。可当正式见面那一天,还是让她失望之至。

长得比自己还略低点的黄锋,瘦骨嶙峋,脸狭双凹,下额尖尖,十足的猴子脸孔。一双眼睛色迷迷直往自身上盯,久久不曾移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开口便露出那被烟熏的黑黄的牙齿和散发出混合烟气的口臭味,直捣人胃口。说起话来左一个他张三兄弟如何如何,右一句他李四大哥怎样怎样,自己却鸟屁都放不出一个,真叫人恶心。

结果是黄锋欢天喜地的满口答应下来,恨不得晚上就入洞房做新郎。而香兰呼天抢地死活不答应。问题很是棘手。

老宋夫妇何偿不清楚黄锋配不上自家阿兰,但问题是自己要招人上门,厉害点、象样点的,谁又愿意上你这个门呢?

“兰儿,爸妈命苦,没能帮你生个哥哥或弟弟,如今只能把你当儿子娶人家过门以续宋家香火,你也应该清楚,愿上门的都不厉害的,厉害的都不愿上门。人再帅也不能当饭吃,你就将就点吧,能过日子就行了…”

“可他实在……呜呜……”

香兰哭着想辩上二句,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这些妈都知道,他差是差点,但他的外公外婆,大舅小舅都在我们宋家村,他日后若是有什么过分之举,我们可以叫他们好好教训教训他一顿,相信他也不敢胡来……”

“你妈说的在理,什么亲亲我我那些都是书上乱写的,想当年我跟你妈也不是见个面就结婚了,还不是一样过来了……”

……

在父母的循循开导下,香兰最终无奈的选择了妥协,一场悲剧由此拉了序幕。

有人说美女也是一种生产力,这话一点不假,你只要看看那些一个个靓丽如仙女的汽车模特、房产模特、飞机空姐…就知道她们是如何刺激着男人们的荷尔蒙,触角直伸男人们的钱包的。他们为搏得红颜一笑,个个一掷千金连眉都不皱一下。

话说香兰在父母费尽口舌、软硬兼施下被迫答应下来这门亲事,直把黄锋乐得差点把嘴都笑歪了,而香兰却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只能在暗地里独自一个人默默垂泪。

癫痫病的症状表现都有
患上癫痫有哪些检查项目
小儿癫痫如何护理和治疗

友情链接:

称兄道弟网 | 内衣设计大赛 | 克里斯保罗训练 | 蒙古摔跤王 | 总裁甜心逃不掉 | 三角洲游戏下载 | 逆天问道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