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装配式热电偶 >> 正文

【荷塘】李老太太的高楼(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红兴路是一条相对繁华的路段,这里是镇上的经济文化商业中心,这里的路面明显比别处宽,比别处光滑。这条路如同这个乡镇的主动脉,把时尚、现代、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各种简单或复杂的需求,输送到各个村落。

红兴镇的政府办公楼,如同一个精心的老农饲养出来的高头大马,膘肥体壮,气宇轩昂,耀武扬威,无限气派地坐落在这条路的北边,五节高楼粘贴着白色瓷砖,紫红色楼顶和琉璃瓦仿古翘沿,显得时尚而又古朴。镇政府两边分别是银行和农科站,都是三四节高楼,再往两边延伸就是个人经销商的商品楼,蓝色的,粉红色的,金黄色的,非常漂亮。

道南也是一排高楼,电业局,邮政局,中学,往两边延伸的,依然是个体经销商的商品楼。站在南边的高山上往下望,各种彩钢瓦铺就的房顶,白花花红彤彤色彩缤纷,商家的各种牌匾互相争雄斗艳,如兜揽生意的应招女郎,使尽了浑身的招数,吸引路过的每一个人。

最近新来个镇长,听说姓刘,他能张罗,这条不足五百米的路段安装了路灯,等于给平庸的女人戴上了项链,这让条马路以及两边的高楼立马精神起来,还真有几分城市的味道了。这里简直就是一幅现代乡村的风景画。

李老太太出现在这里,让这幅风景画有了暗淡的色彩。

李老太太的身世其实挺简单,老头子年轻时候就去世了,一个抱养的女儿在一次车祸中丧失了生命,再婚的女婿对这个丈母娘就不那么孝顺了,自己盖了房子,搬出了这个院子,把李老太太甩在一边。

李老太太的房子在南边河套湾的土坎下,七十年代的老式滚水房,现在已经破旧了,下雨天,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外面不下,屋里滴答。李老太太住到死,这座房子就是她的坟墓。这里离街面较近,街面有高楼,有大集,有人群,有五颜六色的破烂垃圾,这些,让老太太不再寂寞,捡拾破烂足够李老太太维持生命,何况还有低保,政府每年都救济她。

这里每到阳历的一、四、七是农贸大集,小商小贩云集这里,兜售自己的物品,节假日更热闹,李老太太的许多的梦想,就是在高楼下实现的。这样一来,楼房底下就有了季节上的地位。夏天,楼房有效地遮挡了炎炎烈日,南边的楼房底下成了小贩们争相抢夺的黄金地盘;冬天来临,北边的楼房根下就吃香了,马路北边能照进阳光,都想找个避风朝阳的好地方。为了争夺有利地盘,小商小贩有时候就打架,遇上脾气暴躁的心里不顺的就骂人掀摊子,瓜果梨桃满地咕噜,各种蔬菜扬的到处都是,踩得稀烂。这时候,李老太太就忙开了,人们忙着打架,拉架,看热闹,只有李老太太猫着腰,捡拾这些外捞。冷天,李老太太就到马路的北边去,往楼根下一靠,油渍麻花的衣服裤子,在阳光下发着亮光,高空的阳光照下来,穿透她的破衣裳,她伸着懒腰,舒服极了。如果没有阳光,天气阴冷,李老太太就躲到政府的楼里,去搂抱走廊里的暖气片,被人看见,也往外撵,此时她就是“闲杂人员。”天热了,李老太太就坐在道南的红叶发廊的台阶上,一边归拢她捡拾的破烂,一边撅起鼻子,贪婪地闻着路边烧烤摊子散发出来的肉香。其他的门口不让她坐,嫌弃她影响市容,看见她老远就喊,走吧走吧,别弄一堆破烂在门口,哄撵野狗一般。红叶发廊的小红就不怕,她说大娘,你随便待着吧,要是冷了进屋里也行。李老太太就低声自语,好孩子啊,怪不得来她这里烫头发的多,其他发廊都冷冷清清。

一两点钟,大集散去,那些小商小贩开始收摊,李老太太活动活动筋骨,开始忙活了。她一只手拿着尿素袋子,一只手捡拾能卖钱的垃圾。纸壳子,空水瓶,广告纸片。如果运气好,李老太太会捡到成捆的广告纸,比如那些治疗阳痿早泄的,红色的大字非常醒目,什么坚而持久,金枪不倒,还有图像,非常露骨,这类的广告纸没人要,好像拿着这类的纸片就做了磕碜事一样。李老太太不管这些,我管你画的磕碜不磕碜,我卖钱就是好的。时间一长,李老太太的形象就印在了整个红兴镇人的心里,她成了这里的一道风景。人们喝完了矿泉水,总是用手掐着,寻找那个瘦小的身影,老远地喊:“老太太……”

假如没有看见李老太太,手里掐着的空瓶子就有些失落,就找不到做好事的那种感觉。把空瓶子给李老太太,两下高兴,何乐而不为,所以,人们乐意掐着空瓶子逛街,等待李老太太的出现。听见有人招呼,李老太太就笑呵呵地赶紧走过来,接过瓶子,嘴里高兴地说,好孩儿!

李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身体硬朗结实,认识她的人都感叹,这才叫天养人肥吐噜,人养人病骷髅。她管五十来岁以下的,都叫孩儿,尽管是出自一个最低级的拾荒老太太的嘴里,人们还是觉得很受用。这源于李老太太不是傻老太太,虽然没文化,可她精明着呢,说话办事给你掰扯的明明白白。虽然是捡破烂维持生活,可是活得很有尊严。假如你把一个空瓶子撇给她,就像对待寻食吃的野狗,老太太会“当”地一脚,把这个空瓶子踢出老远,不惜得要了。被一个捡破烂的看不上了,你说你有多窝囊吧。人们都是这样的心里,被精明的老太太赞美,这才有价值,人们才乐得施舍,尽管是一个矿泉水的空瓶子。

有时候,李老太太也捡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她曾经捡到过村里刘会计的摩托车钥匙,捡到过幼儿园孩子的书包,捡到过小姑娘的身份证,一问老太太,果然被捡到了,那种心情非常高兴,老太太也高兴。冬季是李老太太的淡季,天贼拉冷,没人喝矿泉水,李老太太的破烂堆里,纸壳子就多了一些,偶尔在马路上捡到一块马掌,或是哪个机动车遗落的螺丝帽,李老太太就高兴地放在最里面的衣兜里,那种铁器下坠的感觉,让她感到快乐,有成就感。天气闷热的时候,李老太太就能捡拾三袋子的矿泉水瓶子,卖了钱,一天一块豆腐,能吃三个月呢。

这些五花八门的破烂里,最值钱的,就是矿泉水瓶子,三块五一斤呢。李老太太偶尔看见一个塑料瓶子,两眼放光,嘴角露出喜悦的笑容,忙不迭地跑过去捡起来,小心地放进袋子里。

这天,李老太太正在街上闲逛,忽然看见镇门口有个东西明晃晃地耀眼,感觉像矿泉水瓶子,倒腾着两条弯腿跑过来,当确定是矿泉水瓶子的时候,李老太太乐得忙奔过去,嘴里喋喋不休地说着,宝贝,宝贝,来吧,我来收留你们。

李老太太只顾着捡这个空瓶子,没看左右,当一声刺耳的“嘎吱”传进耳朵,才发现从大院里开出来一辆黑色轿车,差一点就撞到她。她吓得叽里咕噜连滚带爬地滚进路边的沟里,抱着大腿直嘿呦,她被排水沟的水泥沿卡疼了大腿。

车窗摇下来,一个俏丽的抹着红嘴唇的年轻女人没好气地骂道:“你找死咋地,这么大岁数了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找死。你死了没事了,我可倒霉了!”

李老太太一瘸一拐地站起来,见这个女人说话不好听,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敢说什么,只是自言自语地感叹了一句:“我死了就省心了啊。”

红嘴女人没想到,这个埋里埋汰的老太太说的话,让她更恼了,这不是临死找个替罪羊吗,红嘴女人气得一下子从车上跳出来,指着老太太鼻子尖喊道:“你这么大岁数了咋不会说人话,今天要是撞死你,算谁的?”

老太太仍然不敢多说,还是自言自语的口气:“撞死我算我烧高香,就怕你撞不死让我活受罪啊。”

红嘴女人气得脸色发白,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什么伤风景,扎眼球,臭三八,老太太虽然是听不太明白她的时髦的话,但是老太太知道这是在蔑视她。

车里的男人坐不住了,叫女人快点上车,还小声说了句,一会儿该让人看见了。这个红嘴女人没好气地顶撞车里的男人,今天好悬出事,出事了就完了。你就知道为自己想着,不管我。

男人打开车门走下来,一边拉红嘴女人的胳膊,一边对老太太说:“老大娘你也没咋地,以后加小心就是了。”

老太太说:“我没说啥啊,是这个姑娘不依不饶的。”

恰巧田秘书从大院里走出来,问道:“刘镇长,咋回事?”

李老太太发现,这个刘镇长马上松开了红嘴女人的胳膊。

刘镇长口气很温和地说:“老大娘,以后捡破烂多长个眼睛,前后左右注意点,这么大岁数了加小心啊。”

老太太寻思,还是镇长好啊,镇长就是比这个丫头片子会说话。李老太太忙陪着笑脸说:“没事没事,你们别放在心上。”

刘镇长转向田秘书,很焦急地说:“我有点急事,一个亲戚住院了,山沟里的,屁事不懂,我忙着去安排一下。”

他又指着身边的红嘴女人,说:“我让小李子送我,不熊她熊谁啊,谁让她年轻了。”

田秘书说:“那是那是,熊她就对劲啦。”

红衣女子气愤地上了车,刘镇长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小轿车一溜烟向西而去。

田秘书回头瞅了瞅,眼神满是好奇,嘴说这个小李子真厉害。

没过几天,镇上的大门口就张贴出来一张大花纸,上面写着:为了维护镇容镇貌,保持街面卫生,请村民自觉遵守,不要随处乱扔垃圾。可是人们照样扔垃圾,李老太太照样捡拾这些破烂。

这天,天气阴沉沉地要下雨,李老太太没有捡到正经东西,还想捡拾一些,就在脏水沟里翻找着。忽然,天空一个炸雷,轰隆隆的雷声瞬间就滚过来,雨点噼里啪啦地掉,人们四处躲避,埋怨着,这天气来的真快。

李老太太背着袋子,回家是来不及了,她就一头钻进政府大院里,站在雨搭下,老天爷有意和她作对似地,下的是南风雨,屋檐下也躲避不了这哗哗的暴雨了,雨点子打湿了裤脚,她就拖着袋子进入了镇政府的走廊里避雨。到底是镇政府啊,走廊的过道里,都这么干净,李老太太把袋子放在旮旯里,她就在楼梯里上下走动,第一楼是13个台阶,上二楼一查,也是13个台阶,这楼梯多干净多气派啊,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死也不屈了。李老太太像个孩子来回走,这辈子,她就喜欢高楼。此时她就幻想这个大楼是她的,她可以随意地坐在任何地方,而任何地方都是那么干净,在这上面吃饭睡觉都行。李老太太不住地蹭着地面,这是啥材料,这么光溜呢?门口竖立着一面大镜子,李老太太就走到镜子跟前,自己的这堆这块完全在镜子里。李老太太被自己这个模样气恼了,这还是个人吗?简直就是鬼,这样丑陋的老太太,进入这气派的高楼,这是糟蹋了高楼。

这时候,一个穿着短裙嘟着红红嘴唇的女子走过来,手里拿着伞,看见李老太太,马上转过来说道:“你这个老太太,无处不在啊,把破烂还拿进来了,这是你家咋地,也太随便了吧?赶紧拿走!”

李老太太一眼就认出来,正是那天好悬撞上自己的那个红衣女子。她的嘴唇仍然红艳艳的,像政府花池子里的月季,姑娘真俊啊。

“下雨了,我到这里避会雨怕啥,我也不偷东西。”老太太头都没抬地说。

红嘴女人看见这个老太太就不顺眼,那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与刘镇长出去溜达,就是因为这个老太太,让这件事走光了,被田秘书看见了,他表面不说啥,但是那眼神,很有内容。

“你以为这儿是大集啊,是大车店啊,是收容所啊,你马上走,把破烂都拿走!”红嘴女人及其厌恶地呵斥着。

“这里是人民政府,人民,就包括我。你没有权利撵我走。”李老太太和红嘴女人顶撞着。

传达室里的人,听见了走廊里有动静,走出来看,红嘴女人赶忙拿伞遮挡住,向外面的厕所走去。红嘴女人使劲地剜她一眼。老太太这个郁闷,没招她没惹她,咋就把她得罪了呢?外面的雨见小,李老太太赶紧背着袋子离开了。

一个晴好的星期日,正是大集,李老太太正忙活着,肚子拧着劲的疼,不知吃啥不对劲了,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一阵翻江倒海之后,那种想如厕的欲望十分强烈,大集院里有个厕所,感觉去那里已经不赶趟了。李老太太就直奔政府大院,她知道大院后边就是厕所,有着水泥砌成的小路,被各种花草簇拥着,老太太就直奔这里来。

李老太太一路小跑,穿过政府走廊也是静悄悄的,星期日,除了值班的,各科室都锁着门呢。李老太太走进厕所,蹲下来就卸货。就在她舒舒服服地解决问题的时候,一个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好悬掉进粪池里。“嘟嘟……”原来一个蓝色的小东西在厕所的墙缝里响呢。老太太知道这是手机,能打电话的。她揣着手机就赶忙离开了。老太太知道,把手机丢这里的,十有八九是大院里的女人,她们牛逼哄哄的,见面头不抬眼不睁,每次看见李老太太都是一脸的鄙视,躲的远远的。老太太揣着手机就赶紧离开了。心里这个高兴,她要把这个手机,送给发廊的小红。因为老太太用不上这个玩意。

老太太走到大门口,兜里的手机“吱吱哇哇”唱起来,老太太急得直冒汗,因为老太太不会接听电话,连个键子都没有,平板的,流光。

李老太太直接就来到小红的发廊,进屋一看,发现有两个人在做头发,老太太就坐在一边等,把手机藏在袖口里。小红笑呵呵地说:

“大娘你渴的话,自己倒水啊,暖壶里有热水。”

癫痫病有什么急救药物
癫痫病患者怎么治疗才可以
黑龙江儿童癫痫病专业医院

友情链接:

称兄道弟网 | 内衣设计大赛 | 克里斯保罗训练 | 蒙古摔跤王 | 总裁甜心逃不掉 | 三角洲游戏下载 | 逆天问道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