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内田真由作品 >> 正文

【菊韵】泛黄岁月(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凤桂为了一家人求粮活命,又把年幼的二丫逃儿许配给了崔马村陈孝文的儿子陈永贵。父子二人推着粮车去了口埠村的刘青玉家。刘青玉正从大哥家里出来,见院门口站着两个人,即刻猜到他们就是崔马村的陈孝文父子,而且还猜出了那辆盖着麻袋片的独轮车上装的是高粱米,便紧着说:“我就是刘青玉,这就是我家。”说着便麻利地推开院门弯腰摘下门槛,那意思是想让他们爷俩把装着粮食的木车推到院子里去。

这满载着粮食的木轮车停在外面刘青玉真是不放心,陈孝文懂得他的心思,便对着一直站在他身侧的少年说:“永贵,把车子推进院里来。”少年应喏一声随即推着独轮车进了小院。一直站在门内的刘青玉这才重新放回门槛把大门闭上了。凤桂抱着节儿从屋里迎了出来,身后跟着一群大大小小的娃儿,都抹得鼻涕口水个个像个小花猫。陈孝文看着凤桂问道:“你就是祝凤桂吧?”凤桂反问:“你是崔马村的陈孝文?”陈孝文应着,指着他身后站着的少年说:“这是我的二儿子陈永贵,我是带他过来相亲的。”陈孝文只对着凤桂说话,把刘青玉晾在一边。他知道这个家刘青玉做不了主,都是凤桂说了算的。这事儿是张大婶子告诉他的。

凤桂双手抱着娃儿把对面站着的高高大大黑黑瘦瘦的少年仔细打量一番,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嗯!这个娃子不错。”随后又扭头瞅着陈孝文说道,“屋里说话吧!”陈孝文父子便跟着凤桂进了堂屋。凤桂指指方桌东边的椅子朝着陈孝文说道,“陈大哥请上座。”陈孝文慌忙推脱:“不敢不敢,还是弟妹上座吧!”

这本是益北乡的一种礼仪风俗,东椅为正,西椅为副。但凡家中来贵客,都要让到正椅上就坐。而如今凤桂见陈孝文推让,也不客气,看着他笑笑:“陈大哥若是不见笑,我就坐了。”说着也就在正椅上落座,陈永贵也随后在炕沿上坐了下来。众人刚刚坐定,屋门一开,刘青玉进了堂屋,手里还拿着一把炊帚。他先朝着副椅上坐着的陈孝文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便扭身将屋门后面墩着的大瓷瓮的木盖掀开,随之将身子探进瓮里,拿着炊帚在里面打扫起来。这是他家里唯一的一个粮缸,如今也快见底了,缸壁上沾了许多壳皮,他想打扫干净。

凤桂看着他的行举不动声色,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明白他心里想什么,跟他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一撅屁股她就知道他要屙什么屎,他是想着院子里的四袋高粱米呢!可他也太稳不住架子了,如今和陈永贵的亲事还没订下来,他就着急打扫粮缸准备收米,这让外人见了是要笑话的。凤桂如此想着便朝着他喊:“干吗呢?”刘青玉尻子高翘,上半截身子还尽数弯在缸瓮里专注干活,不过他似乎听到了凤桂的这声呼喊,身子并未从缸瓮里起出来,只是瓮声瓮气地说:“打扫下粮缸,长虫儿了都。”他这声回话旋在缸里发出嗡嗡的响声,在场所有人都没听清楚。凤桂目睹他这个行举总觉得丢人现眼,终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火爆脾气了。怀里抱着娃儿脚下的步子却迈得矫健,三两步跨到瓮侧抬腿照着他的尻子狠狠踢了一脚,嘴里还怒斥一声:“起来——”凤桂这一脚踢得有些大力,刘青玉猝不及防,整个身子毫不犹豫地倒扎进瓮底,他双脚朝天不断扑腾,瓮缸里又传出他瓮声瓮气地呼嚎声:“把我拉出来……”坐在炕沿上的陈永贵眼疾手快,跨前一步採住刘青玉的扎腰带把他一把提了出来。刘青玉从瓮里抽出身子,回头打量着凤桂,表情惊讶,眼神疑惑地问:“你干吗?”他脸上沾了些许的粮麸,那一刻仿若戏台小丑的的造型让陈孝文忍俊不禁掩口窃笑。心中暗忖:都说刘青玉怕老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倒是见识了。

凤桂盯着刘青玉,狠狠瞪着眼睛说:“你瞎忙啥?出去烧水去,泡茶。”刘青玉扭头瞅着陈孝文,尴尬地笑笑,拿着炊帚扭身出去了。凤桂回头也朝着陈孝文笑笑:“陈大哥,让你见笑了。”旋即又朝着偏房门喊话,“丫头们,都出来。”凤桂话音刚落,偏房门口挂着的那块花布帘子轻轻掀开半边,从屋里先后走出三个丫头。十六岁的新麦当头领着,后面跟着九岁的逃儿和举儿。姊妹三人慢慢挪出门口,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屋子里的陌生人。陈永贵坐在堂屋炕沿上,与西偏房门口正对着面,这些女娃子出来的那一刻他脸带羞涩地把她们挨个打量了一番,只是短短几秒钟又慌忙漂移了目光,既而神情忐忑地不断捏挲着襟角。凤桂瞅瞅陈永贵的表情,指着一帮女娃给他做介绍,先指指年龄大一些的新麦儿:“这是大丫新麦儿,穿红棉袄的是二丫逃儿,挨着逃儿的是三丫举儿……”陈永贵听着凤桂介绍她们名字的那一刻神情有了些异样,紧蹙眉头慢慢昂首,目光定在穿红棉袄的女孩身上看得出神,嘴里默默嘟哝:“逃儿……”

陈永贵的眼前浮现出了去年初冬发生的一幕情景。那天他和郭子在蛤蟆窝地捯地瓜,他俩只顾着在田野里逮蚂蚱,捯的地瓜却是收获甚微。手里握着的几串狗尾巴草上串着一只只活蹦乱跳的蚂蚱。郭子觉得干捯地瓜这样费工夫的活儿没意思,提议到棺材岭底下烧蚂蚱烤地瓜。他这个提议与陈永贵一拍即合,两人便撒开脚丫子向着土岭跑去。到了棺材岭岭脚,二人都将手里的篾筐一扔,郭子从挎筐里取出一把泥匙,跪在陡立的土岭脚开始掏挖“烤炉”,片刻工夫就掏出了一个像和面盆那般大小的脚洞,将筐子里的地瓜尽数放在了洞里。这个时候到处划拉柴禾的陈永贵抱着一抱干柴和麦秸根岔也回来了。二人随即生火点柴烧地瓜,先点燃软柴再引燃硬柴,脚洞里窜出红彤彤的火苗儿,贴着岭壁飘绕着一缕浓黑的烟雾。陈永贵和郭子提着狗尾巴草于火苗儿上烤蚂蚱,现场响起噼里啪啦的响声。蚂蚱蹬了一阵子腿儿便都不再动弹,身子慢慢拉长既而由绿变黄,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幽香。二人蹲在地上吃烤熟的蚂蚱,都吃得满嘴黑灰。烤地瓜可没有烧蚂蚱那样快,至少也得半个时辰,二人决定先到棺材岭顶玩一会儿。

郭子顺着缓坡向着岭顶爬去。他四肢并用,像猿猴一样敏捷,率先登上岭顶,居高远眺,神情陶醉地瞅着随后爬上来的陈永贵说:“永贵哥,从这里看风景真美……”

陈永贵随后攀上棺材岭,立于岭崖边缘的一棵荆棘棵旁侧,俯瞰着岭底的景色慨叹唏嘘。露月时节,云淡风轻。天宇黑线中坐落着赵铺村清朗分明的轮廓,村庄笼罩在一片橘红色的夕照之中,黯树土墙,草舍茅顶,星罗散布的银色小点儿仿如一颗颗初悬的星星,于澄澈无尘的天际点缀;大地广袤,一览无遗。微风吹着一团团的灯笼草于杏黄色的土地上旋转追逐。好一派晚秋灯光啊!陈永贵目光漂移,蓦然盯着岭底的位置呆呆出神。不远处有一个小女娃,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头上扎着两条冲天小辫儿,正一手握着泥匙一手挎着藤筐满地寻找地瓜,臂弯里挎着的藤筐看上去比她的身形还要大。她上身穿着一件茜素红的大棉袄,那抹茜素红映着枯黄色的土地格外醒目,像一团燃烧的火苗。女孩在田野里这里翻翻那里找找,那团火苗儿便这里闪闪那里晃晃,仿若太阳撒在这片枯黄色的土地上的一颗火种儿。

郭子瞅着看走神的陈永贵“噗嗤”一笑,调皮的他随手从岭顶捡起一块土坷垃朝着女娃扔了过去。从岭顶到女娃那个位置颇有些距离,郭子甩出去的坷垃根本就飞不过去。女孩挖地瓜似乎很专注,并未发现他俩的行举,即使朝着她甩过去的土坷垃也没引起她的注意。郭子见坷垃砸不到女娃近前,便双手捂成一个喇叭朝着她嚎喊:“嗨——小妮儿——”喊声拐着弯儿转着腔的于广袤大地上传播扩散,女娃似乎听到了郭子的喊声,停止了手里的劳作,朝着他们抬起了头。郭子朝着她摆手,示意她过来,女娃根本就不搭理他们,继续低头干起了活儿。郭子侧头看着陈永贵:“这个小丫头直接不搭理我们呢!我下去看看。”转身就要往下滑,却被陈永贵一把拉住了:“你干吗?欺负一个女娃干吗?”郭子回道:“我没欺负她,只是想叫她过来吃烤地瓜。”

此时,圆土坟位置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朝着这里挥手,而且还飘过来了微弱的喊声:“逃儿——过来——”红棉袄女娃站起身子朝着远处的两个身影挥手,大声回道:“姐姐,我这就过去——”女娃旋即挎着大筐子向着远处跑去了。茜红色的棉袄一直燃烧到远方……陈永贵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嘴里轻轻念叨:“逃儿……”

陈永贵嘴里默默念叨着:“逃儿……娇儿……”他双目游离,眼前幻化出一幕脑海中深深烙印的画面。那是五年前霜序初交的一个早晨,他和八岁的妹妹小娇在蛤蟆窝地里逮蚂蚱。兄妹俩顺着田间畦垄向北奔跑,一直跑到南张楼坡地,从早晨逮到中午,收获也是颇丰。每人手里都握着一把长长的狗尾巴草,草茎上串着一串活蹦乱跳的蚂蚱,各种各样的都有,灰色的肉墩子、绿色的山蚂甲,还有疵崴着大肚子的母蝈蝈。这个季节的母蝈蝈最好吃,用火烤熟了,通体金黄,咬一口全是籽儿,像一颗颗小米粒,嚼在嘴里还发出“嘎吱嘎吱”的让人舒爽的脆响。陈永贵看着妹妹笑眯眯地说:“娇儿,等回了家,哥就给你烤蝈蝈吃。”

“嗯!”小娇使劲点点头,脑门上顶着的两个冲天小辫儿不住地颤抖着,身上穿的那件大红色的棉袄把她的小脸蛋映衬得红彤彤的。一只山蚂甲乍然从草丛中弹跳而起,扇着一对大翅膀噗啦噗啦地从他们身边飞过,落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妹妹惊喜地呼喊:“哥哥,快看,是山蚂甲啊!”说着扭身向着它停落的地方跑了过去。她刚刚跑到那只山蚂甲跟前,它却猝然又飞起来停落到更远的地方去了。那只大蚂蚱起起落落,妹妹也随着它越跑越远。陈永贵像是顿然想起了什么,扯开嗓子朝着远处的妹妹大喊:“娇儿,站住,那里有口井!”

陈永贵想起前些日子跟郭子去那里玩耍的时候,发现的那口被荆棘和野草遮盖着的井口。井口上还有一棵野枣树,枣树上结满了青涩泛红的小枣子,当时郭子急着去摘枣子,差点儿滑落下去,多亏陈永贵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拉住了。

然而此时此刻已经晚了,当他喊完这句话的一刻,那团跳跃的红色在他焦急的目光里闪了一下顿然没了踪影。他嘴里喊着:“娇儿……娇儿……”发疯似地向着井口奔去。正在田地里劳作的几个农民见状也向井口跑去,在他们的帮助下,小娇被打捞了上来,但浸泡在井水里过久的她终是没有再醒过来。

正如是:

慨叹青葱少年,岑上公子,眉眼如画,若见之兮误经年。一抹茜素红,踏碎满地残阳,任由余晖落长肩。

怎奈往事如烟,衣袂飘飘,蹁跹轻舞,牵引一缕冷香颜。两朵夕阳花,一朵惊艳时光,一朵揉碎了心弦。

陈永贵的愣神让凤桂觉出了异样,从凤桂这个位置瞅过去有些视觉误差,她误以为陈永贵看着新麦儿出神,便紧着说道:“娃子!大丫你就不必惦记了,四年前我已经把她许配给扈家官庄的金起明了,我家也收了人家的高粱米,那事已经是定了。”凤桂这话是说给陈永贵听的,也是说给陈孝文听的,意思是别看她祝凤桂是一个妇道人家,那说话办事也是拿得上桌面,吐口唾沫砸个坑的。陈永贵并不说话,只是低头不语。凤桂瞅着他问道:“娃儿,看你的神情,是不是看好哪个了?”

陈永贵仍然没回话。陈孝文盯着他问:“贵儿,到底看好了没有?你倒是回句话啊!”

陈永贵微微点了点头。陈孝文问道:“哪个?”

陈永贵抬手朝着逃儿指了指,一副怯怯的样子。凤桂懂了娃子的意思,笑笑说:“嗯!看来这娃子是相中逃儿了。既然相中了,这事就这么定!逃儿就算是许配给这个娃儿了。”

陈孝文也点点头,便起身告辞,领着永贵随即出了屋门。刘青玉正坐在敞篷灶膛前的蒲团上添柴烧水,被跟出门来的凤桂顺脚照着尻子踢了一下:“大哥要走了,水还没烧开,你是干啥吃的?”刘青玉慌忙从蒲团上站起身子,朝着身后的陈孝文不好意思地笑笑,满脸歉意地说:“再坐一会吧!这水也快烧开了。”陈孝文笑笑回道:“不坐了,大哥不必忙活了,还是帮着我们把粮米抬下来吧!”刘青玉答应得很是爽快,快步走到那辆木轮车旁,麻利地解开缚在布袋上的绳子,陈孝文也走过去,两人一起用力,将盛着高粱米的布袋抬进屋,随后倒在门后面的米缸里。倒了一袋,米缸盛了一半;再倒一袋,米缸满了,还溢了出来,剩下的两袋直接放在了炕头上。刘青玉很高兴,看来这段时间又可以打发过去了,娃儿们不用再饿肚子了。

送走了陈孝文父子,逃儿噘着嘴找娘的不是:“娘!我可不愿意做他的媳妇,他比我大那么多。”凤桂看着她说:“咋啦,不就是大六岁吗?你爹比我还大六岁呢!不是照样生活得挺好?”逃儿阴着脸回道:“我不管,年龄比我大这么多我就是不愿意。”凤桂劝着她:“你这娃儿小小年纪毛病不少,我跟你爹成亲的那会儿,连面都不见,你这还能先见见面,比我们那个时候可好多了;再说了,这个小伙子多好,才十五岁就一米七的大个头,一看就知道没缺粮食养活出来的体格。况且才这么点年龄,以后肯定还会再长个的!这么好的亲事,你到哪里找去?”逃儿低着头不再说话。凤桂继续说道,“米都收下了!还能咋滴?你也得替你的弟弟妹妹们想想,难不成你想看着他们活活饿死?”凤桂眼里竟然滚下了泪花。不管怎样这门亲事就这么订了,那年逃儿九岁。

是怎样引起癫痫病的
湖北癫痫病医院位置
癫痫患者可以吃汤圆吗

友情链接:

称兄道弟网 | 内衣设计大赛 | 克里斯保罗训练 | 蒙古摔跤王 | 总裁甜心逃不掉 | 三角洲游戏下载 | 逆天问道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