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同事过生日送什么 >> 正文

【荷塘】心魔(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嫉妒、自私、狭隘,利欲,如魔鬼腐蚀人类的灵魂,人性竟在那一度失去了本真,生命的美好不容许魔鬼的吞噬!

(一)

党军第一次与刘阳单独相处,是刘阳入高中的第二个春天,刘阳高一,党军高三。他特别喜欢这个新学妹,在校园操场温暖的春天偷偷约会了她,她穿了一身淡黄色尼子料套服,脑后梳了一条长长的马尾辫,嘴上涂了一层亮晶晶的唇彩,脚上白色丝袜搭配红色皮靴,怀里抱着几本书,他啾了她一眼:“喂,刘阳你怎么不说话,发什么呆?”

他随着她的眼光看下去,她盯着一株小草在遐思:听说过草尖上跳跃的露珠,没有听说过草尖上跳跃春天吧!春姑娘来了挡也挡不住,她脚步轻盈,笑声清脆,一双明亮的眼眸望着你的窗口,伸出小手对你呼唤“喂我来了”,你的周围会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甚至会看到一个俏皮的眉眼,这都是春姑娘最可爱的部分,

“刘阳,你又感春了,又多愁善感了,一颗小草一点露珠,让你联想到整个春天!”他的话语刚落,她情不自禁地扑在他的怀里。他搂着他,脸贴在她的秀发上:“你从小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花落你伤心,花开你兴奋,你在我心里就是春天,你就是快快乐乐的春姑娘!”说着低下头托起她羞涩的脸庞吻了下去……

“哈哈,好浪漫啊,大天白日躲这里谈情说爱了,你们两个真浪漫啊。”突如其来的讥讽,惊得二人放开了拥抱,一齐看着眼前的人,原来是党军高三同班同学王招弟。她从头到脚打量着面前的刘阳,神情阴阳怪气的:这个刚刚入学的瘦小娇弱的女生,有什么吸引力将班里才华横溢、才思敏捷的党军勾在怀里?

党军是多少女生追求的男生,他学习优秀老师器重,每当学校有诗歌比赛或者什么庆典活动他都能写出华美的诗文,尽情展示自己的才情,博得女生的青睐。可他偏偏谁都不喜欢,唯独喜欢娇小的刘阳,特别是王招弟对他穷追不舍,处处监视他与其它女孩相处。这不,让她看到他们在一起了,不光在一起还是抱在一起,这嫉妒的火焰一口口地啃啮他的心,然后又毛骨惊然地透过她的肌肤,钻进她的血管,弥漫到她的全身。咧开地包天的嘴巴,露出黄色的牙齿,眯着左眼上眼皮有一片疤痕的眼睛,酸溜溜的说:“刘阳,你平日里可怜兮兮的就像一个胆小的小鸟,一见人就吓飞了,这倒好,往男生怀里钻倒是胆子猛大的,天生一个贱货。”说完狠狠盯着二人。

党军说话了,“王招弟,刘阳这些与你无关吧,你着急什么,你整天就是监视别人的私情你累不累啊?”说完拉着刘阳离开。

从此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说刘阳与党军在操场拥抱搞对象,那时的学校,最忌讳学生早恋,老师找到党军谈过话,让他专心致志学习,不要早恋以免耽误了前途。为了分开二人,学校将二人调了学校,从此刘阳与党军收起了早恋的心。

党军正在高考到来的关键时候,命运与他开起了玩笑,体检结果:肺部有褐色阴影,怀疑癌症,建议他到大医院检查,他听到这个晴天劈雾般的消息几乎晕倒,他谁都没有告诉,他更没有参加高考,老师几次找他,他都闭门不见,他好似听到了死亡的钟声在他的耳边敲响,他只有等待死亡,他想他心中的女孩——刘阳!

刘阳对于他的突然放弃高考感到很意外,她好想见到他问问明白,她打听到他的家里找到了他,她进了他的家门,她惊呆了,他家徒四壁,床上躺着一个将要快死的老人,他看到开门进来的是自己的心上人,他楞了一下,突然往外推她:“你来干什么,你走啊,走啊,我不想看到你!”刘阳对他的举动一头雾水,“你怎么这样对我,是我做错了什么?”他不开口,将她推出院子里关上了门。

在关上门的一刹那,他软软地靠在门口:刘阳,对不起,我爱你,我不是不想见你,是不想让你知道我是一个快死的人,我怕你伤心,怕你流泪,刘阳我爱你,从小爱你,现在爱你……

他心里呼喊着,泪水如泉水奔涌跑出眼眶,是啊!他怎么能不爱她呢,从小一起长大,一个胡同里住着,一起玩大的好伙伴。

党军是单亲家庭,父母离异,他随着爸爸生活,但爸爸十分疼爱他。刘阳的爸爸妈妈也十分宠爱她,日子过得风风光光。党军爸爸贫穷,一个孤寡老人抚养一个孩子不容易,但为了让儿子将来有出息,他怎么辛苦都愿意。尽心尽力供养他读书,今年冬天一场大雪老人滑倒,大腿骨折不能动弹,躺在了床上,他本想十拿九稳考上大学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没想到让他遇到了这样的不测,他何尝不想到大医院做仔细检查,他哪里有钱做检查呀,父亲已经躺在床上了,这样的打击无疑是雪上加霜,他只有咬着牙挺着了!只有这样了!

刘阳被党军拒于门外,她心里胡思乱想:他不喜欢她了,自从那一次王招弟发现他两的事,散布谣言老师批评他后,他就逃避她,他一定是爱上王招弟了,嫌弃她了,她想起她刚刚上高中他碰到她的惊喜,校园里的阳光格外灿烂,他们穿过小路到了操场外围的杨树下,他看看四周鸦雀无声,他激动地抱住她:“阳阳,没想到我们高中在一起了,这么多年分开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啊,没想到我们又在一起了,”

他高兴地抱住她,她羞涩地推开他:“让同学看见说闲话了,放开我!”他没有放开他,一个劲地感慨:“我上初中的时候每次到操场都要抱一抱细细挺直的杨树,闭着眼睛想象抱着你的幸福,现在我如愿以偿,我不会放开你了,要抱你一辈子!”她听到他的话,少女的羞涩更加布满桃花一样漂亮的脸庞,“你越说越离谱了,不害臊!看,有人来了!”他一惊放开了慌慌张张地问:“在哪里?在哪里?”她“咯咯咯”地笑着跑开,他追上她拉着她的手:“你骗我,我罚你!”他说着在她白皙的额头吻了一下,蹦蹦跳跳地笑着跑开,喉咙里上了灵活的发条,一首悠扬的旋律弹奏出来: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爱……

他口里哼着歌,耸耸肩,眼睛看着她,几个学生经过他装作看不见,满不在乎的样子,依然看着她,当她怕同学看到他们的暧昧,停住脚步的时候他调皮地对她招手,示意她快快追来,有同学看他的时候他就跳跃起脚尖去摘树上的叶子,他豪情满怀,阳光朝气,一切烦恼痛苦与他豪不沾边,到底怎么了,他有事瞒着她,她想到这里返回了身,站在门外听里面的动静……

他突然又站起身打开门,眼睛直直地对着她,她看到他一脸的泪水,她不想再琢磨他的心里,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撒娇:“你不要你的阳阳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胸口好似让什么重物撞击了一下,隐隐作痛,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嘴上:“我怎么会不要我的阳阳,我心中的太阳,我是有苦衷!”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黯然失色,她抬起头对着他,他接触到她那一对好深沉好深幽的大眼睛,看到她眼睛以外的东西——纯真!

是啊!她纯真的如一杯清水清澈见低,他摸到水的柔情是怎样的一种求生欲望,怎样的一种不舍挣扎!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平日里总是开朗向上乐观的人,常常笑容满面的人,这样的悲观好似死神敲门了,让我紧张!”他听到她的话歪打正着,他搂的她更紧了,好怕失去这样拥抱的机会,他声音颤颤抖抖:“阳阳,我说出来你要替我保密……我活不了了,得了癌症!”她一听这个消息,脑子里就如炸了锅“轰”一声,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微微发黑的皮肤,一双浓眉大眼仿佛望穿前世今生红尘间一切世事,平日看惯了笑起来如月亮,今日肃然若寒星。直挺的高鼻梁,唇色淡然,平日里微笑时嘴角上翘,稍露整洁的牙齿,好似吃了蜜一样的甜,今日里沉默则冷峻如冰。只有那宽脸如往昔轮廓清秀,棱角分明柔美醇厚,还是让人有踏实的感觉。怎么会有病呢?她突然捂着自己的耳朵“啊”大叫一声:“不,不会的,你没有病,我不让你有病,上苍会保佑你平平安安你没有病,不要听那些庸俗的医生吓唬你,不要,不要……”她闭着眼睛,泪水流下脸庞。好似病的是她自己。

他反倒安慰她:“阳阳,我听你的,我们一起把病魔赶跑!有你我怎么会生病呢,我怎么舍得丢下你去生病呢!”他说着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眼睛看着她漂亮的脸蛋,细细的眉,挺挺的小鼻子,小巧的嘴巴,好白好嫩的皮肤,秀发中分,垂直至腰间,他脸贴在她的秀发上,一股芳香的味道,刺激他男性的荷尔蒙,他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健健康康的正常男人,加之手从背后游移到前胸,准确地握住她少女饱满柔软的乳房,她周身顿时感到如触电一般酥麻,全身如没有骨骼支撑,她软软地落在他的怀里……

就这样他们偷食了禁果,常常约会在一片小树林里,他们相拥在大自然的清静中,那里就是他们爱的天地,那里就是他们的二人世界!

(二)

党军因病失去高考的机会,但他还要养活老父,养活卧病在床的老父他做起了小买卖,在街面开了一家日用品小卖铺,阳阳高考落榜,做了小学代课教师。礼拜天的时候她主动帮党军卖货,每当党军出门进货她帮他守门市。爱!这个神奇的东西,党军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他得到了阳阳纯真的爱,他痴狂地爱着他的阳阳,晚上他常常淌着泪水回顾他们从小到大在一起的日子,回顾他们肌肤相亲的醉人幸福,爱情!只有与金钱无关的感情才叫爱情!他想着她的时候就忘记自己是一个癌症患者,阳阳仿佛就是他的一副良药,有阳阳的爱他不在乎自己寿命到底终结在哪一天,他只有一种想法就是娶阳阳做妻子,让她过上好日子。

话说王招弟,也没有考走,同样落榜,到了一所学校做了代课教师,他打听到党军的住处找到了他,党军正在搬货。她突然到来:“呀,老同学,你怎么临阵脱逃,让老师同学失望呢,你是不是怕考上了学校,离开家里怕没有人伺候你老父,还是怕离开刘阳?那样你太没有出息了。”她说着盯着他等待回答,党军“嘿嘿”笑了笑:“什么都不是,上不了大学照样能活,我不想考。”他敷衍她。王招弟突然变口音了:“呵呵,也是,我不也没有考上吗,如果你考上了我没有考上,我们之间就有了差距,好在你没有考上我们彼此等同了……”

党军听到她的话里有话:“老同学,怎么把你和我扯一块了,你是富家小姐,我是一个穷家小子,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不敢高攀。”她手叉腰挡在他面前:“呵,富家小姐怎么了,刘阳不也是富家小姐你怎么就喜欢她了,你喜欢她狐媚是不是?还是你们早就偷食了禁果?这样离不开了?”

党军听了王招弟的话,怀里抱的一箱老白干“咚”一声掉下去了,不偏不歪准准地砸在王招弟的右脚上,她“哎呀”一声抱住脚大叫。党军打开看看酒箱子里的酒一瓶都没有碎,他赶忙合上抱起:“谢天谢地完好无损,谢谢你这一只脚!”王招弟手抱起脚搁在左腿的膝盖上,呲牙咧嘴地揉,眼睛看着党军似笑非笑中带着几分偷乐,她哭笑不得:“我的脚都砸肿了,你看都不看一下,还幸灾乐祸的。”她说完试着走路,一瘸一拐地又叫了起来:“哎呀,我来时利利索索的,这样回去让我爷爷发现非打死我不可,我不回去了,给你看门市。”党军听了毛发都要竖起了:“得得得,大小姐,你还是回去吧,我才怕你爷爷南霸天知道要打死我,不敢,不敢。”他故意夸张地摆着手。

“南霸天怎么会打你呢,你做了什么,不敢不敢的?”是一个轻盈细柔的声音传来,党军心里一股兴奋四肢扩散,他跑出了柜台:“阳阳!”口里叫着,眼睛无限爱惜的盯着,柜台里的王招弟听到党军学校时还称呼刘阳,现在转换成一字双呼的亲切的称呼,她醋意大发,放下脚要走出来,没有料到挨砸的脚一着地疼的她失去平衡感“哎呀”一声摔倒在地,吓的刚刚跨进店门的刘阳“啊”一声扑在党军的怀里。党军本能地搂住了她的肩头:“是王招弟,不怕!”王招弟一瘸一拐走了出来,斜调着眼睛,那只有疤的左眼睛更是难看无比:“呵呵,原来你是这样征服男人的,动不动就投怀送抱装出一副可怜相,呵呵,把你这一招教我学一学。”党军听到她这样不顾情面的讽刺挖苦刘阳,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是天然的,王招弟老同学你说呢?”王招弟看了二人一眼“哼”了一声,一瘸一拐走了,

王招弟回到家里,她偷偷溜进了自己的卧室,她怕惊动了八十岁的爷爷,她躺在床上,脚也疼,心里也难受,她下了床拿起梳妆台上的镜子,打量自己那一只有疤的左眼,打量着,打量着心里对爷爷产生了仇恨的心里:南霸天!南霸天!怪不得人们给你起这样毒辣的绰号,你害的你独生孙女眼睛就像狼咬了一口难看,好男人都不愿意爱上我,她扔了手中的镜子,趴在床上压抑着声音哭起来……

八七年的腊月里,妈妈突然肚子绞痛,好像要生孩子了,她跑去叫来了隔壁的王大娘,不一会她就听到一声“呱哇……呱哇……”的哭声,爸爸高兴地说:“生下了,生下了……”门外的爷爷大声问道:“快看看是男孩还是男孩?”爷爷连续说男孩,不敢说女孩二字,好似怕说了女孩妈妈生的男孩就会变成女孩,爸爸焦急地搬开婴儿的两腿低下头盯着,盯着,一下子愣在了一边,爷爷又在门外催问:“到底生了什么?”爸爸完全失望了,他狠狠盯着女婴两腿间为什么不长个带把的宝贵东西,他嘴唇哆哆嗦嗦:“是,是,是女孩。”

身上是原发性癫痫能治愈吗
为什么癫痫治疗之后还会复发
太原专科癫痫医院在哪儿

友情链接:

称兄道弟网 | 内衣设计大赛 | 克里斯保罗训练 | 蒙古摔跤王 | 总裁甜心逃不掉 | 三角洲游戏下载 | 逆天问道论坛